江西体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江西体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20 03:45:1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了凑参议员票数,特朗普也是煞费苦心。他最近甚至开玩笑说,提名参议员克鲁兹(“茶党”出身,在参院人缘很差)去最高院,这样参院批准时百分百赞同“(把)他(踢)走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样,假设哈佛毕业的自由派大法官斯蒂芬·布雷耶主动退休,奥巴马可以和自己的哈佛法学院“师兄”、同样主编过《哈佛法学评论》的约翰·罗伯茨,以及自己的前法律顾问、在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执教时的同事、哈佛法学院前院长埃琳娜·卡根,组成新的“最高院哈佛帮”,保护并监控拜登-哈里斯(这对竞选搭档都是普通的法学院博士毕业)施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俄新社2日发表题为“特朗普禁止TikTok,给俄发出一个信号”文章称,TikTok没有违反任何美国法律,但由于它属于中国公司并受到欢迎,就成为美国政府封杀的对象。与此同时,美国微软公司马上展开收购谈判,“这非常类似芝加哥和纽约黑手党的商业风格——赤祼祼的威胁”。文章称,再看看美国社交网络在俄罗斯的表现,它们被美国政府公开用于反俄政治宣传、干涉俄内政,并无耻地审查不符合美方利益的内容。“俄罗斯也应借鉴美国的经验,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美国一些社交网络在俄运营。”作者 | 南风窗常务副主编 谢奕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现在的最高院大法官来说,哈佛法学院毕业的是4人(包括保守派的戈萨奇,他与奥巴马同时就读于哈佛法学院,但1991年奥巴马获得“极优等”法律博士学位,同年戈萨奇只获得“第三优等”荣誉,多年后到牛津大学才拿到博士学位),耶鲁法学院毕业的也是4人,刚好打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问题是,参院预计能在年底通过大法官提名(共和党联邦参议员中,可能仅有代表阿拉斯加州的“摇摆议员”Murkowski不赞同),如果抢在大选前通过该提名,最高院基本的悬念都没了,动员共和党选民为大选投票的效应就不明显——因为即便拜登当选,保守派也还是将在最高院维持6:3或5:4的中期优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在2017年上台后,兑现竞选承诺,圈定并提名了若干偏保守的大法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自由派斗士”金斯伯格去世前的愿望是,直到新总统上任后,她的空缺才能被填补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在共和党同时控制白宫和国会参院的情况下,很难实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欧洲俄罗斯围观美国强买TikTok,不禁发出感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身高1米55的“犹太老太”金斯伯格,履历上有许多个“创纪录”。